《亲密之旅》的故事

杨滇章

邻家的烧腊师傅.

街头的店铺开张,是烧腊店,义烧和烧肉都烧得很好,我喜欢义烧炭烤的烟熏味,及馄饨面的猪油香味 ;  叫人兴奋的是,馄饨面和义烧味道,跟我小时候,下午经过我家的三轮车馄饨面档的味道,几乎一样。

我从来没有因为吃了一顿美味佳肴,付了钱,还会激动到要去称赞老板,向他道谢。

和老板聊起来,才知道烧腊师傅是他的养父,他感恩有这位养父,这位烧腊师傅几乎就是这间店、这盘生意的灵魂人物,少了他就不行。因为从调味醃渍、烧烤、煮面及操刀,都是自己一手包办,外籍客工学徒站在旁边看及做琐碎的杂务近乎一个月。因此,午餐尖峰时刻,店面整十张桌子坐满食客,忍受饥饿,只为嚐一嚐师傅的手艺。

我会选择在午餐前后人潮较少的时刻进餐,一方面我很想亲口谢谢烧腊师傅,后来终于逮到机会,我告诉他,等了那么多年,终于对味了,他调理的馄饨面和义烧,就是我童年记忆中的味道。

我还由衷说了,在这几个月来,我感激有机会,常常嚐到师傅亲手烧烤调理的烧腊和馄饨面,但是看到师傅那么劳累,我宁愿吃学徒切的义烧和学徒煮的面。这些话,是在老板面前说的,因有些话,是老板不敢对养父说的,我帮忙说了。

我也说,煮馄饨面,是需要掌握一些技巧,就传授给徒弟吧,一来付了薪金,也有工作可分派他们做,将来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,也有一技之长,就可以谋生了,这算是祝福他们,而且自己的日子也会轻省不少。

后来隔了一段时间回来,看到老板和养父有更多时间坐下来喝茶聊天,而外籍客工学徒已升级到可操刀和煮面的地位了。烧腊师傅,原是紧绷着的脸,放松了,也多了一份笑容。

— 杨滇章

Share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email

资讯